iosapp下载

这几天丁馗的心情不佳,没有露过笑脸,风良变着法儿想逗这个小师弟开心,可惜实在缺乏手段,可见风良的童年过得并不是那么欢乐。

丁仲硬着头皮来到丁馗跟前,说:“少爷,我实在是拗不过那个女人,她头都磕出血了,只好收了她女儿进府。”

“哪个女人?她女儿是谁?”没头没尾的话丁馗根本听不懂。

“那女人就是,是,”丁仲从小就不怎么会说话,张口就是问别人要吃的,跟了丁昆之后,大多数时间在深山老林里面训练,没人跟他说话,更加让他不善言辞,“她女儿就是我那个表妹。”

“你表妹?哦,那个卖花的小女孩啊,那她人呢?”丁馗知道再问丁仲也问不出个所以然,干脆找当事人问一下。

“小花在钱老那里。”丁仲模仿丁馗在摸自己的下巴。

听到新来的小姑娘在老钱头那里丁馗就放心了,自打出了白姬茵的事情后,老钱头不会再让身份不明的人混进丁府了。

“我去看看。”丁馗向侍卫们住的院子走去。

丁馗的侍卫都住在一个院落,只有乾佑和之前成了亲的丁财没有住在那里,这次姜顺川成了亲回来也不会再住那,那里被丁馗称之为“单身汉之窝”。

老钱头正在院子里给小花变着戏法呢。

丁馗心情不好,不会把气撒在自家人身上,他没有打扰院子中的一老一小,而是在旁边静静地看着。

老钱头张开一只手掌,前后翻了一下,说:“你看,那球不见了吧。”

可爱粉色女孩嘟嘴卖萌照

小花并没有觉得多新奇,嘴巴一嘟,用胖呼呼的小手指了一下老钱头身后,说:“什么不见了啊,那球被你扔到身后的那只手里了。老爷爷你不要欺负我小,虽然我的小名叫小花,我的眼睛可没你花。”

这一下让丁馗心头巨震,老钱头是落日箭手啊,他的手脚麻利得很,变个戏法跟玩儿似的,丁昆和四海有时都看不出来,这个小姑娘居然看出了他的破绽。

老钱头笑了,眨巴着那对小眼睛,让人分不清到底是皱纹还是眼缝,“好,好,好,你的眼睛不花就好。”他把身后那只手也伸了出来,在小花面前摊开,“你再看看,那球去哪了?”

这个老钱头哪里是在变戏法啊,他是在测试小花的眼力。

小花这会发呆了,把伸出的手指塞到了嘴巴里,上下左右地看着老钱头,“嗯,怎么不见了啊,我明明看到你扔过去的。”说完她绕到了老钱头身后,还用手摸了一下,“奇怪了,怎么就不见了啊?”

“哈哈哈,”老钱头大笑着转身,在小花脑袋上摸了一把,然后放了一只拳头在她面前,说:“木球就在这只手里。”

小花摸了一下自己的头,说:“不可能,这只手刚刚摸了我头,哪来的木球。”

老钱头把拳头张开,一个小木球就在掌心之中,“你看,这是不是刚才那个木球啊。”

“咦,真的耶,一阵风吹过木球就出现了,好神奇啊。”小花拿起小木球还捏了一下,确定不是眼睛的幻觉。

然而在丁馗的眼里,小花才是真正神奇的那个。这种靠手快的障眼法能瞒得过别人,却无法瞒得过丁馗,他的精神力都集中在老钱头身上,再高明的障眼法都能被他看穿。

刚才在老钱头摸着小花脑袋的时候,丁馗清楚地看到老钱头衣袖里弹出了那个小木球,老钱头顺势就握在手心里。

这个小木球飞出来带动的气流变化,居然被小花察觉到了,“一阵风吹过”这话说出来让丁馗觉得十分神奇。

老钱头的表情没有丁馗那么惊讶,应该是事先猜到了小花有这个能力,否则不会抓着小花表演戏法给她看,以前刚到峡西镇的时候都没有表演给丁馗看呢。

高级弓箭手的精神力要比普通人强大很多,只比魔法师要弱一些,比同级的骑士都要强。最初投奔丁馗的时候,老钱头就发现丁馗有很强大的精神力,所以这种小把戏从来都不给丁馗表演。

“呵呵,神奇吧,其实说穿了很简单,你也能够学会,想不想跟我学啊?”老钱头满怀希望地看着小花。

看小花脸上的表情很想答应老钱头,但随后又有点犹豫,说:“妈妈让我来好好学做事,要听少爷的话,如果知道我学这些好玩的东西,一定会怪我的。

为了让我能吃饱饭、有衣服穿,妈妈每天都出去帮人家干活,我知道妈妈很累,脸上的笑容都少了很多。

这次少爷给了我十个金币,妈妈说够我们家用很多年了,我的那些花根本就不值这么多钱,所以我们不能白拿少爷的钱。妈妈说她没资格给少爷做事,可我还小能够来学做事,学会以后要好好报答少爷的恩情。

我要是不听妈妈的话,不好好学做事,学这些好玩的东西,妈妈一定会很伤心的。”

小花虽然有很多东西都不懂,但是她的话丁馗听明白了。

小花妈妈不好意思白拿那十个金币,又知道丁府高门大户,自己没那么容易进来干活,反而小花这样的小女孩容易让贵族世家接受。

老钱头听完小花的话觉得有点心疼,更加喜欢这个懂事的小女孩,他看着丁馗说:“少主,她是来给你报恩的,你的话她一定会听。”

“钱爷爷,你是想收她为徒吗?”丁馗看出了一点端倪。

“是的,小花的天赋要比我那大徒弟还要高,她是我见过最好的弓箭手苗子。要是跟我学习的弓箭话,将来她的实力一定能超越我。既然她让我碰见了,实在是不想错过,还望少主成。”老钱头这是起了爱才之心。

丁馗走到小花面前蹲下,一只手搭着小花的肩膀,说:“你母亲让你听我的话是吗?”

小花当然认得谁才是给她钱的人,她今年七岁已经能够分辨出丁馗是主人,无论是给她十个金币的大姐姐,还是送她回家的那个所谓“表哥”,都听命于丁馗,丁馗才是做主给她钱的人。

谁能做主,该抱谁的大腿,她心里清楚着呢,否则她母亲也不会让她一个人出来卖花,而且她还会选在吕氏商会的大门口前摆摊。

“对,您就是少爷,妈妈说您的身份最尊贵,您说什么我都得听。”小花用力地点点头。

她回家之后把那天看到的事情都告诉了妈妈,小花妈妈是个明白人,听说过丁小侯爷,教育女儿第一个就要听丁馗的话。

“很好,小花真是个乖女孩,以后你在我这里只要做好一件事情就行,那就是拜钱爷爷为师,他教你什么,你就要学什么,他的话就等于我的话,你必须要听。

如果你做不到的话,我就会赶你回家,那你母亲就会很伤心;要是你做得好的话,我会赏你好吃的,给你做漂亮的衣服,还包括你的母亲。”丁馗连哄带吓,还许诺好处引诱小花做老钱头的徒弟。

他知道老钱头做不出这样的事情,这样对付一个小女孩有点小题大做了,但看到老钱头那恳求的眼神,让他不惜耍点小手段,也要保证小花拜老钱头为师。

“哦。”小花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声,转头看了一眼老钱头,又问丁馗:“我要怎么做啊?”

丁馗站起来,低头看着小花说:“从现在开始,你都听钱爷爷的,他怎么跟你说,你就怎么做。小花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,对吗?”

“嗯,小花一定不会让少爷失望。”这下小花懂了,以后听这老爷爷话就行。

看着老钱头感激的眼神,丁馗很有成就感,对着一老一小说:“你们该忙啥就忙啥吧,我有事就先走了。”然后一转身,双手背在身后,踱着八字步走回自己的院子。

昆爷爷收了丁仲当徒弟,现在钱爷爷又收了小花当徒弟,这两大高手都有了传人。这两个人以后成长起来,就算无法超越他们的师傅,估计也能达到五级的实力,那么我的班底至少不会比爷爷差多少。算上风良、乾佑、大川,还有小竹,一不小心都能突破到五级的话,将来谁还敢小看我这个护国侯。

多日的郁闷一扫而空,丁馗的心情好了起来。

没过多久,小花家里的调查报送到了丁馗的案头。

小花妈妈叫舒芹,据说十年前跟一个男人私奔来的平中郡,这个是不是她的真名就没有人知道了。

就在舒芹生下小花没多久,那个男人抛弃了她,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,所以小花一直都没有姓名,只有小名。

私奔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一样是被看不起的,舒芹带出来的财物花完之后,除了一些体力活很难找到别的活干,带着小花生活一直很艰苦。

这次丁馗一次性给了小花十个金币,对于现在的舒芹而言相当于一笔巨款,彻底改善了她如今的处境,所以丁馗对她的恩情称之为再生父母也不为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