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看美女的软件

丁薇的问妈三连,成功让白秀娟在厨房里摔盆打碗的声音更加响亮。

而沉默寡言丁海洋则还是老样子,八风不动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直到丁薇将行李放下走出房门,他这才不满意的说道:

“你看看你,上大学都学的是什么,这是你当女儿该说的话吗?你妈上辈子欠你的就该为你收拾吗?你自己有手有脚干什么的?”

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多心疼老婆呢!

得。

这比丁薇的三连还要多一连呢,而且字字句句打在大道理上。从字面上来思考的话,这问题完没有任何不当。

是,当女儿的不该不孝顺,当妈妈的也不是必须要为孩子做些什么,自己有手有脚当然也可以做。

但是生活中的事,却不是这么算的。

身为一个母亲,白秀娟将丁海洋伺候的跟皇帝一样,在家这么多年,连壶热水都没烧过。但是对自己的女儿,却忽视至极。

其实丁薇最爱吃的也不是西红柿炖牛腩,但是她这么说,当父母的没有一句反驳。这也证明她的无足轻重,以至于没有一个人发觉。

这样的父母,这样的家庭关系,有时候想想,不觉得有些可悲吗?

当然了。

夕阳下的少女

丁薇也叹气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好歹,自己从小吃穿不愁,也能安安生生地上学,这又比一些真正艰难的学生要好太多了。

因此她也偃旗息鼓。

……

现如今大姑不在,还不到她展现自己真正能量的时候,且先韬光养晦着吧。

主要是都没个观众,自己在家吵什么呢?费力气还不如先吃饱了再说。

……

有一说一,作为家庭聚会中最常展示厨艺的人,白秀娟的手艺还是非常不错的。

今晚的菜是萝卜炖排骨,青椒回锅肉,包菜炒肉,外加一腾银耳莲子汤。

萝卜炖排骨是丁海洋爱吃的,青椒回锅肉也是,在照顾丈夫这件事上,白秀娟做得相当周到,堪比老母亲。

而包菜炒肉这个菜,因为白秀娟不爱吃包菜,是很少出现在他们家的餐桌上的。由此可见,这一份菜想必是因为女儿突然回家而临时加上的。

漠视到这种程度……

丁薇也有点叹气。

由此可见,上辈子她最后被气到突然失去意识,原因也不在别人身上,自己这眼力劲儿,怎么就能在公司一步步升职呢?

莫非靠自己的学历加分?

在这一刻,丁薇突然对自己的能力有了怀疑。

……

但怀疑归怀疑,菜还是相当不错的,她也吃得非常欢快,以至于白秀娟看了看她,这会儿清了清嗓子,说道:

“薇薇啊,吃饭不要那么急,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样子……”

丁薇赶紧放缓吃饭的速度。

她是真的饿呀!

动车14个小时就只吃了一顿饭,倒不是说省钱什么的,纯粹是不爱在路上吃太多东西

这会儿回家来,什么东西也没吃到嘴,难免有些饥肠辘辘。

……

她眨眨眼睛,做出一份怅然若失的样子来:

“爸,妈,我这不是太想你的手艺了吗?你不知道帝都的消费有多高,饭菜有多贵,我在学校几天也吃不到一次的……”

丁海洋敏感的停了嘴。

他预感到这个话题的中心可能不会那么愉快,这会儿停顿一会儿,沉声说道:

“先吃饭。”

丁薇嘻嘻一笑,又毫不客气的从盆里捞出一大块排骨,接着对他爸说道:

“爸,你跟妈商量商量,下学期多给我点生活费呗,一个月600不太够呢。”

……

白秀娟忍无可忍。

600还不够?

600都已经是多给了的!

“你这孩子怎么一点也不懂事,只知道在外头疯,花销都不想想,爹妈在家里挣钱有多不容易!”

他她张嘴想要说更多,比如家丑不可外扬,有什么事跟他们说不行吗?还非得让她大姑知道……

她大姑那个人,一张嘴能把她说的无地自容,老丁家的最有权威的人,她一个当弟媳妇的,怎么敢跟大姑呛声?

搞得现在每次见面,在她大姑面前都颜面尽失,每次对方都要提让自己不要委屈了孩子……

就看丁薇这白里透红的脸色,哪里委屈了?

哪里吃不饱了?!

白秀娟忍了又忍,想要说什么,最后却还是没吭声了。

丁薇慢悠悠的吃着香喷喷的肉片,此刻心道:你不开心,我就开心了!

600块钱当然是够的,如今学生的生活费普遍也就这样了。她这会儿倒不是想多要钱,纯粹是听着她妈之前打牌输掉6000块钱,再想想自己上辈子过的那艰苦日子,一时有点不忿罢了。

她为什么一开始对吕丽讲这么多道理?

那是因为吕丽过过的生活,她都是经历过的。

吕丽家里不肯多给钱,是因为家里穷,没办法。

而她家不多给钱,原因五花八门,一是怕她学坏,二是打牌忘记,三是记得给了,但实际没给;四是谁谁谁家孩子,一个月只要更少……

总之,各种理由,大一一学期还没过完,她已经开始张罗着打工挣钱了。

也是那会儿,丁薇觉得自己这中文系找工作不行,这才下苦功自己又学了财会方面的知识。

好在大学期间蹭课方便,会计专业的课她都也跟得上,这才没有额外再多掏一份补习费,顺顺利利跟着系里的其他学生一起把证书拿到手了。

接下来就是一边接一些小活,打个零工,一边不断提升自己了……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实习期她就拿到了行业内的各种五花八门的专业证书,打点擦边球做挂靠,总算经济条件稳当了。

有得必有失,最后的毕业证,她也是经历过一番补考才拿到手的。

……

这其中付出的努力,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,根本永远也无法感受到那些日日夜夜泡在图书馆时的疯狂与绝望,还有吃了上顿愁下顿的拮据。

丁薇原本都忘了的。

可能越是缺少什么,越是想获得什么。当她领了第1份工资给父母置办礼物时,那种从内而外的满足感,让她忘记了这一切痛苦,最终重新与家庭纠缠在了一起,处处桎梏,不得解脱。

父母跟父母之间怎么差距这么大呢?

她也没指望着爹妈不顾一切为自己付出啊,可是这种对比,未免也差距太大了吧。

……

想想看,要不是大姑在后头冲锋陷阵,丁薇第1个月600,第2个月200,第3第4个月都是400,这日子还怎么过下去?还跟上辈子一样拼命打工赚生活费吗?

她忍不住看看这个温馨又整洁的家,明明自己是父母双职工的独生子女啊,怎么想想上辈子日子,过得比农村穷苦孩子还不如?

抱着这种想法,她回来才处处挑毛病。

一顿饭,当爹妈的后半截儿吃的都有些食不知味,只有丁薇吃得喷香,决定等会儿洗个头洗个澡,美美的睡一觉,明天才好迎接过年呢!

至于说过年干活……

不可能的,她爸这个人向来喜欢什么东西都井井有条,提前安排到。

所以这么些年来,她妈哪次不是腊月二十几就把卫生搞得利利落落?

说实在的,丁薇拖到29才到家,心里也是有私心的——

少干活呀!

……

想到这里,丁薇又忍不住有些怅然。

重来一世,用成熟的眼光看待这一切,究竟是自己带了偏见?还是上辈子自己没有发现,这原本带着脉脉温情的生活,竟然真相是如此不堪。

就如同自己房间里没有丝毫打扫迹象的样子,丁薇知道她妈向来是最爱干净整洁的了,不可能打扫时特意空出自己的房间留出下来。

说白了,还是对她三番几次讨要生活费的事情不满罢了。

这一套他们最熟悉,上辈子也是用这种小方法来不断逼迫她,让她接连去相亲的。

卫生间里,丁薇仰面用热水冲着头发,只觉得浑身充满了疲惫感。

……

年三十,到处一派喜气洋洋,单位里早就放假了,丁海洋和白秀娟从单位里拉回来一堆过年的福利,米面粮油应有尽有,此刻叫着丁薇一趟一趟的把东西弄回7楼去。

丁薇倒也没推诿。

她对自己的爸妈有意见,但只要自己还在这个家庭中,该干的活儿就还是要干的。

这没有电梯的老房子,爬起楼梯来真的是要人命,饶是丁薇年轻力壮,这会儿把那堆东西弄上楼,依旧是气喘吁吁。

她瘫在沙发上缓着劲,却听白秀娟又在厨房叫她:“薇薇,快进来帮忙给我把菜清一清。”

年夜饭白秀娟是打算大展身手的,这会儿不大的厨房里被东西塞得满满当当,丁薇跟她一起挤着,两个人都觉得转身子都困难。

最后还是白秀娟忍不住,丁薇成功的分过来一筐韭菜,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择菜。

抬头一看,哦哟,还是一部熟悉的电视剧!

恰是之前在谢言家里看过的《亮剑》。

这部电视剧真乃一部神剧,男男女女老老少少,好像都喜欢丁薇。

看着她爸那聚精会神的样子,想着她爸起早贪黑钓鱼的爱好,搞不好这句还是她头一回见了。此刻她眼珠一转,手底下不停的择着韭菜,嘴里也不肯放过他:

“哎呀,爸,我给你说,这部电视剧可好看!”

“爸,你别伤心,等一会儿她就要死了。”

“是那个人,看到没?戴帽子的那个人杀了他。”

“我跟你说他是个间谍。”

“这个人等一下打仗的时候……”

丁海洋:笑容渐渐消失jpg

……

等到白秀娟把浆糊熬好拿出来,却看见丁海洋这会儿居然没看电视,反而主动伸手,绷着张脸,正沉默地在餐桌上将对联一裁开。

他周身的低气压那么明显,但凡是个人都能看出他满脸的不高兴。

“海洋你怎么了?”

白秀娟立刻紧张起来,此刻赶紧走到他身边:

“哪不舒服啊?是不是对联儿太烦人了,待会让薇薇弄,你歇会去看看电视吧。”

看电视,看电视,还看电视!!

丁海洋出离愤怒——

就这么一会儿功夫,电视剧正经没看过一集,接下来所有剧情倒是都晓得清楚了。

“!!!”

要是能骂出来,丁海洋这会要把丁薇祖宗三代都骂出来!

然而这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女儿,骂什么都还是自己吃亏。他忍了又忍,憋屈的一肚子火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,只能扔了遥控器过来折腾对联儿。

毕竟他一直是一副公平公正的家翁样子,这会儿如果出声管女儿的事了,搞不好这丫头能把他怼得说不出话,到时候还有什么脸面?

算了算了,一家之主不应该跟他们计较,这会儿马上就傍晚了,还是贴对联更重要些。毕竟这么重要的事情,还是得有福气的男人来干才行。

丁薇还在慢条斯理关注着韭菜,这会一边将叶扔在地上一边,嘴角含笑:

我etc自动抬杠,想让人高兴不容易,想让人不高兴,那还不简单吗?

……

等到一切收拾利落,饱受折磨的丁海洋和白秀娟终于松了口气,当妈的此刻颇为关心的问着旁边正在擦头发的丁薇:

“薇薇啊,你放假打工赚了多少钱呀?都给妈存着,等你开学了给你,不然你大手大脚又花没了。”

重头戏到了。

丁薇立刻作出一副扭捏又欣喜的样子。

“赚的不多,就一两千块。”

白秀娟期待的往前倾了倾身子,此刻问道:“钱呢?”

丁薇赶紧跑进自己房间,将行李箱打开,在父母期盼的眼神中,从里头扯出来几件衣服。

“爸,妈,你们养我这么大不容易,所以我打工赚了那些钱,第一时间就给你们买礼物了。”

她又骄傲又有些不好意思:

“不过我工资没多少,毕竟还是个学生,再加上吃饭住宿什么的……帝都的物价实在太高了,我那点钱,给你们买买礼物就不剩什么了……”

说着手一抖,将那件走线不太工整的瑕疵款羽绒服抖开来,现宝一般带有着得意地问道:

“妈,你看,新衣服好看吗?”

白秀娟: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