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免费看软件下载

随着接下来安缇诺雅给赵旭解说起深渊的哪些恶魔具有不错的底子,不是耐操抗打,而是禁得起他们剥削。

诸如挑战等级16级的巨牛魔,最基础版本的力量也足足三十四点,很容易就能够刷上五六十点,从而转移十余点以上属性。

深渊中的恶魔,为人所熟知有明确记载的也就百来种,这已经是最博学的恶魔学专家所能够了解的范畴了。

但实际上恶魔的真实种类根本难以计数,哪怕用“万”来作量词也不为过。

赵旭听着安缇诺雅一番分析,甚至那些听着就很冷门的“恶魔种类”的名字,他用数十阶都没能检索出多少相关背景,仿佛只是在深渊的历史长河昙花一现过。

这让赵旭不禁咧嘴,恐怕当初安缇诺雅为了寻找合适的“萃取之礼”目标,没少在深渊祸害过。

甚至他都有一丝错觉,比起那危机重重,连安缇诺雅都需要佩戴上“苍白的正义”这件神器才前往的九层巴托地狱,本身更为险恶的深渊倒像是后花园般。

而“萃取之礼”除了属性转移之外,还能够转移“技能加值”,这方面的收益可以说更为惊人。

技能在亚瑟的地位无可置疑,甚至广大地球玩家一穷二白来到地球后,唯一能够依赖的也就是他们各自的“技能”。

可以说,技能主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,哪怕战斗里也扮演不俗的地位。

一般的冒险小队,以亚瑟的共识来说,最基本的配置便是“战法牧贼”。

战士充当物理输入与肉盾,法师控场与魔法输出,牧师担任治疗位兼部分战士职能,贼也就是游荡者则负责技能役。

纯真小妹尽显阳光风姿

游荡者看似什么都不突出,战斗也只能靠一手偷袭吃饭,可是排除陷阱、潜行搜索情报、伪造文书蒙骗敌人,种种能够“超游”的手段,都少不了这个职业的存在。

主要也是因为亚瑟并非只有简单的“战斗”环节而已,一场漫长的冒险很可能大部分时间都在进行交际、搜集信息,真正的战斗就数分钟而已。

所以游荡者才能够坚定地突破十一大基础职业的限制,跻身于“铁四角”中。

这一点,直到被“法术”打破。

游荡者能够充当技能好手,是因为这个职业每一级都能够得到8点来自职业的技能点,比起法师的2点,完全是天壤之别。

可再强的游荡者,遇到卷宗学者时,都只能跪地叫上一声爸爸。

诗人能够充当技能役的二把手,是源自于诗人的那些可以堆叠技能的法术。

而卷宗学者兼有诗人、法师、牧师、巡林客这极大法术表,可以说集合技能于大成。

即兴创作,一环,提升技能施法者等级2,幸运加值。

技能强化,一环,提升技能2+施法者等级2,环境加值。

学识之歌,一环,提升技能4+施法者等级2,表现加值。

光是这三道和施法者等级挂钩的一环法术,就足以让一位稍稍刷了施法者等级的“卷宗学者”,可以击穿技能的上限。

而此刻“萃取之礼”更是如此,它能够转移施法者等级一半的技能加值,只要求对应恶魔拥有两倍的技能加值即可。

诸如一位巴洛炎魔,唬骗超过20阶,便能够转移10阶唬骗加值。

六项属性还算事小,而技能有足足数十种大类之多,曾经的赵旭都因为“知识”等级与“法术辨识”等级,在法师学徒阶段煎熬许久。

等他真的走完这一轮深渊刷卡之旅,可以说出来便是百项全能。

毕竟那些法术,都是针对一项技能施法,而覆盖多项技能的加值又不会太高,所以赵旭并没有疯狂到不断刷技能法术,大多数是需要用到再临场施法。

而随着两人讨论各种恶魔目标,本身堪称最接近“恶魔”,同时也堪称“混沌”化身的奈亚拉托提普终于受不了两人这番交谈,当场就炸裂梦境,驱逐两人。

赵旭也是一阵恍神,重新感受到了周围沉闷的空气与天际之上磅礴的雨雾,才意识自己已经重回亚楠的高塔之中。

至于安缇诺雅,则是与他同时醒来,一脸笑意盎然望着他。

“导师,我这是昏睡过去了多久?”

“如果我告诉你,仅仅不到1分钟,你信么?”

“这是自然。”

赵旭对此也是心有余悸,看着那画轴中的“异界之门”辉光,也带着深深的警惕。

而这一瞬间,画轴上原本炽天使的模样也当场转化为了一道崭新的少女画风模样,然而双眸中的目光依旧无比深邃,如若无尽虚空中的那团混沌迷雾。

“嗯?”

安缇诺雅也注意到了画幅的异变,解释道,“这个形象,是那位外神曾经到访过地球的化身形象。”

“看来这一次的地球穿越祂除了全程关注之外,恐怕还残余了不少,悄然布下了后手,说不准这一次‘黑暗之卷’的照面,也在祂的计划里。”

赵旭瞬间就感到头大,此时的地球穿越势力,除了深渊与恶魔的窥视、周围亚瑟势力也虎视眈眈,试图收集信仰的诸神更是渗透进了无数沙子,现在居然还多了恐怖世界的“外神”插手?

不过他也注意到安缇诺雅提及的化身一词,满追问道,“导师,那我们刚刚遭遇的那一位,是真实存在还是化身?”

安缇诺雅摇了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,作为一位以欺骗著称的外神,我对祂的了解,也就是知道对方常常化作人形在世间上行走,通常表现为一个高大、纤瘦、欢快、肤色黝黑的男人形象。”

“至于化身的话,有丑陋巨人模样的暗夜咆哮者,有双翼人面狮身兽形象的无貌之神,也有生有双头的蝙蝠状生物的勒诺格基……”

听着安缇诺雅一路念祷的数十个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,赵旭听得都有一丝骇然。

亚瑟的诸神都无法拥有超过神格等级的化身,所以最高也是20个封顶。

甚至安缇诺雅一路说着,都没有到画轴上那位在地球上行走,银色长发、超长呆毛与碧绿色眼睛的少女模样化身,赵旭不禁好奇,“导师,那这一位,又叫做什么?”

“这个,好像叫做奈亚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赵旭总觉得有一丝耳熟。

“对了,仲夏。”

忽然安缇诺雅转身迎向整个视野无比开阔的城镇,远处升起的袅袅炊烟里,时不时掠过狮鹫运输队伍,它们双臂拍打的声浪不住惊起下方小孩的好奇声。

“怎么乐?”

“好像从我一出现开始,你就没有怀疑过我的真伪。要知道,梦境里那位外神是完全凭借着你的印象来塑造的那位‘虚假’的我。”

“甚至那虚假的存在,比起真实的我而言,更符合你的想象与印象才对。难不成,你真的有判断我真假的手段?”

安缇诺雅窈窕身躯斜依栏杆,目光莹莹,嘤然有声。

“这是一个秘密。”赵旭说罢轻轻抿起嘴唇,竖着一根食指。

“呵。”

安缇诺雅倒也不纠缠,望着赵旭的目光,更像是欣赏了数分。

“很好。”

“本来我是想带你直接去深渊速战速决的,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。”

随即安缇诺雅袖手一挥,便将桌上的“黑暗之卷”画轴收起,藏了起来。

这件魔法物品,牵扯到了恐怖世界外神的窥视,已经不适合赵旭收藏了,自然由她代管,甚至以两人的关系,安缇诺雅连多解释一句都没有。

赵旭也不是不识好歹之辈。

他清楚安缇诺雅肯定不是贸贸然就下这个决定,实际上刚刚画轴没收起来,他也不敢说出来,否则只是给自己下一次挖坑填而已。

那位外神摸不清他的底细,也不会贸然换一个人来扮演。

赵旭甚至察觉到,安缇诺雅特意留在那外神的梦境里,和他进行的一番关于“萃取之礼”的深切长谈,都像是在进行一种“布局”。

等待着那位外神“奈亚拉托提普”的应手。

难不成是料定那位外神绝对会派遣化身前来?

针对这个情况作出“准备”,所以先搁置深渊之行?

就在赵旭感慨自己的深渊之行一波三折时,安缇诺雅忽然开口道。

“仲夏。实际上,这番话才是我要叮嘱你的。那个恐怖世界外神们的强大,本身就超乎了你的想象,甚至你把曾经缔造了亚瑟的三大创世巨龙,理解为与外神们一个层次的存在也可以。”

“一般而言,因为普通人与外神们并不是同一个尺度,任何对于这些神秘未知的探求都极大可能会招致灾难的结局。”

听到这里,赵旭背后已经忍不住留着冷汗,“导师,我知道好奇心害死猫,我以后甚至连这个名字都不会回想起来的,保证再也不会招惹到。”

可听完这句话,安缇诺雅却是轻声微笑。

“很抱歉,仲夏。”

“这些超乎想象、不可名状的强大存在,大多数对人类都是不感兴趣的,偏偏——”

“那位外神奈亚拉托提普,因为混沌的特性,比较喜欢插手干预,甚至盯着普通人。从祂选择让你入梦和你相见的一刻,你就已经摆脱不了这个命运了。”

听到这里,赵旭也只能够接受现实,他吐槽道,“导师,不是说那时一个神秘无比,很少和亚瑟有交流的世界么?怎么你知晓地还挺多的?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安缇诺雅嘴唇微微一敲,此刻斗篷遮住了她那洁白的额头。

“仲夏。”

“你忘了我们是什么职业了?”

“轰!”

忽然,已经黑云压城的天际划起一道粗大的蓝色电弧,惊雷声震耳欲聋。

仿佛昭告着接下来的风暴尺度,将会是超越人类的想象,城镇下方的居民,看到这一幕,不少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,感觉前往附近可以躲避雨的地方。

不过此刻能够进入石头水泥浇筑而成的建筑的,终究是少数,能够进入帆布制作成的帐篷的,已经算得上是幸运儿了。

可赵旭的心神已经完全不在外界,他就这么盯着安缇诺雅因为雷光若明若暗的娇嫩脸蛋。

“我们不是法师么?法师也有不好奇探索异世界的——”

说着赵旭的话音便戛然而止,说不出接下来的话。

他们,同时也是一位“卷宗学者”。

寻找钻研受到诅咒的石碑,从奇怪和禁断的来源搜寻秘密和神力……

无论从那个角度来说,卷宗学者都像是在搜寻着这些外神的秘密,去寻找祂们的踪迹一般。

甚至卷宗学者,便是出自于那个存在邪神的恐怖世界。

赵旭的脑海里,仿佛已经降下了倾盆骤雨,不断的震得他脑海稀里哗啦,难以阻止出半点言语。

成为卷宗学者,必须见过那个“古代石碑”!

难不成,这个职业本身就是来自于某一位外神?

“看来你猜到了。”

安缇诺雅对此微微一笑,“我也是在老师离开亚瑟的多年后,才在某个清晨猛然地醒悟这一点,明白到那一位外神,便是我们卷宗学者的‘终点’。”

“祂是谁?”赵旭惊疑反问道。

他甚至有一种意识,接下来提及的存在,必将与他牵扯极深!

甚至他在离开那位外神的梦境之后,就已经潜意识里有一种感觉,终有一天,他会再度重临那个恐怖的世界——

去揭开那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“这个名字,我在最开始已经告诉过你。请你原谅我,我现在不能够再提及它了。因为不合适,或者说,当你现在再听到的一刻,你可能会陷入某种疯狂的状态。”‘’

“它的本名,在亚瑟的发音,本来就超过了我们所了解的界限。”

“就是那一位?”赵旭此时猜测道。

当时安缇诺雅提及的另外两大外神,赵旭印象颇深,所以他马上就猜到了。

“嗯。”

“那接下来,仲夏,你需要前往去找郑心允。”

“嗯?”

赵旭有些讶异。

“因为,你可以通过郑心允寻找到那位拉克丝,祂本质上也是一位失去记忆的外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