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老司机破解版最新下载

珍珠作为大嫂,实际上是没有小海个头高的,如今被挡在身后,眼见着平常沉默懂事的弟弟突然变得凶悍,一时也有些无语。

她现在就犹豫着——本来打算瞒着老两口,如今都吵起架来了,要不要叫爹妈出来见见他们的女儿?

不管怎么样,也得当面说清楚吧。

不然这么稀里糊涂的算个什么事儿呢?

……

但下一刻,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——因为小海的话越发犀利了。

“吕丽,我叫你一声姐是给你面子,你上学就跟没了家似的,电话里胡搅蛮缠之后就再也不联系。咱爸住院,亏你还在帝都上学呢,你连电话都不打一个——”

“别跟我说你不知道,那可不,半年了一个电话不打,咱哥借钱借疯了……这事儿你都不知道,你光知道过年回家炫耀你的金戒指新衣服……”

“合着借钱不还的人不是你,人家村里人冷言冷语说的不是你!”

“你踏马做个人吧!”

“借钱是给咱家救命挣前途的,不是让你在村里人面前显摆的!”

“今年过年大哥喝酒赔了多少不是,你又不知道了!你脑子里能知道什么?”

气质美女蕾丝长裙手持单反置身蔷薇花丛写真图片

……

吕丽也要气疯了。

身边还有周文康呢,她就算不喜欢周文康,也不代表一个年轻女孩愿意在追求自己的人面前丢这么大脸。

更何况,小海作为弟弟,可从来没对她付出过什么,她又不亏欠他,凭什么他敢对当姐姐的这么说?

于是她狠狠瞪了一眼珍珠。

珍珠:?!!!

……

只听吕丽也冷笑一声:“你朝我吼什么?以前咱家穷的时候没见你这么心疼大哥呀!”

“你不就是看他们如今能挣钱了,还给你转学,想巴结他们吗?”

“天天就拿我学费说事,我学费7000块钱,考大学各处奖励凑一起都能有5000了,剩下2000块钱拿出来很难吗?”

“没本事的人才被钱难住!”

“把锅甩到我头上,你们也好意思!”

周文康在旁听着,表情渐渐有些不对劲。

他这次挑的对象是不是不简单啊?

对自己家人谈钱都这么……这么……

他也形容不上来,但总觉得如果自己想弄点钱,困难劲儿一下子就上来了。

……

跟人争斗耍嘴皮子,小海当然是比不过吕丽的,他此刻攥紧拳头,胸膛上上下下的起伏,眼神简直要喷出火来。

看她这一副想打人的样子,吕丽也下意识缩了一下。

珍珠在旁拧起眉头——不管怎么样,小海不能动手。

她拍拍对方的肩膀:

“进屋去吧,别叫爹妈听见了。”

小海想起自己的爸妈,此刻绷紧的肩膀慢慢放松,犹豫的看了一眼大嫂,最终还是进屋去了。

而珍珠则走到一旁,顺手将牌面上的蒸笼搬起,只留下最下头一层,里头还残留着许多蒸包子凝结出的水汽,跟部分淌出的油脂混在一起,黏黏糊糊。

而珍珠握起两旁的把手,二话不说,直接将蒸笼掀起,还算温热的水“啪”的一声,直接顺着吕丽的头发和脸颊往脖颈里滑。

吕丽:!!!

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——她长这么大,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?

而看着珍珠的霸气,周文康不知何时想起自己曾见过的丁薇,下意识赶紧后退了两步。

而吕丽已经气到浑身发抖:“你,你竟敢……”

……

“我有什么不敢的?”

珍珠慢条斯理将笼屉重新放好,一边斜着眼睛瞟她:

“我算是看清楚了,你这种人,跟你歪缠那就是给你面子——”

“你办的事儿亏不亏心,你自己个儿心里清楚,不然也不至于没脸打电话,是吧?”

她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,不知是天赋还是从哪里学的本事,把挑猪肉的架势拿捏的死死的,看的旁边的周文康都是心头瑟瑟。

然而,这还没完。

……

只见珍珠下巴一抬:

“就你这德性,哎哟,上大学可了不得了,一个月挣3万了不得哦!”

“厚脸皮都能挡住网上那铺天盖地骂你的,吕丽,你有点东西啊!”

“见面还想吵架——你哪根葱呢?我告诉你,我包包子大葱和猪肉都不稀罕用你!”

“你也瞧见了,我跟你哥日子挺好的,但凡你有点脸,也别来巴结我们——多掉价哪!”

“您啊,回头好好写写你嫂子我,万一再能给你挣个几万块钱呢,也不枉你嫂子我养大你一场,是吧。”

……

是吧?

是吧?

是吧?

是个狗屁!

吕丽肺都要气炸了,这会儿手头要有刀,她真恨不得跟眼前这个尖酸刻薄的女人拼了!

再看看一旁周文康的表情,整个人更是气得七窍生烟——

她看不上周文康是一码事,可周文康凭什么用这种失望的眼神看着她?

……

说起来,周文康也挺亏的。

前前后后几个月,他砸了多少心思在里头啊!如今这么一看,真是没指望了。

就吕丽跟家里这关系——他也不是傻子,人家明摆着对她好,也没见她手指缝里扣两个给家里人享享福。

这种爱钱如命的,就算有钱能舍得往他身上花吗?

而这会儿看着她是跟家里闹矛盾,可毕竟是一家人,万一她舍得给钱了,她家里人又这么彪悍——

这可不是崔玉,没亲没故的好打发。

周文康心痛欲绝,总觉得诸事不顺,此刻心疼的摸了摸包里的20块钱,心想——

还好大姐这包子没卖给他。

想了想,他直接尴尬笑道:

“吕丽,既然你还有家务事,我在这里也不合适,我先回了吧。”

说着脚底抹油,迅速离开了。

……

而他这一打岔,恰恰好把吕丽刚刚酝酿出的战意戳破——因为珍珠还在对面冷嘲热讽:

“哦哟,这一不小心叫人家看到你的真面目了呀?”

“那这可不怪我,你里写的男人那么好,都能护着你,啪啪打我们这哥嫂的脸,你这找的不行,赶紧回去重新琢磨吧!”

“小丫头片子,良心真被狗吃了。”

她说着话,侧身又指着大门:

“你要是不服,你爹妈在里头呢,有本事你去找他们,咱们今儿把话撕扯开!”

“想跟我们扯上关系——你晃晃你那脑子,豆花都比它黏!”

……

吕丽是学历高,是会甩锅,同样还擅长胡搅蛮缠,模糊重点。

但真的论起吵架功底,她连陈思雨的边儿都摸不上,更遑论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有过见识的大嫂珍珠。

如今对方字字扎进她骄傲的心底,白天鹅的尾巴毛都快被这犀利大嫂给薅秃了——

这个时候,她还有脸进屋找爸妈吗?

更何况在她心目中,父母都只会护着他们,根本不会管自己……

她脸颊胀红,眼中泪花点点,忍了又忍,到底没忍住委屈的哭出来,迅速顺着巷子跑远了。

……

珍珠双手叉腰,这会儿也常常舒了一口气。

——真爽啊。

当个贤惠大嫂可把她憋屈坏了,对付这种人,她要下回还敢来,她照样能喷的对方狗血淋头。

什么玩意儿!

嘁!

正心头暗爽的小声哼着歌收拾台面,再听听屋里头一点动静也没有,就知道别看他们在外头骂的厉害,但小海还是给力的。

肯定把爹妈拽去干别的事儿了。

臭小子,没白疼他。

……

而就在这时,却见吕成带着五六个五大三粗的弟兄回来了。

???

他们装修队如今都有人做饭了,怎么就带过来了?

珍珠赶紧问道:

“怎么这时候回来了?都吃饭没?没吃的话,我再去前边饭馆添俩菜——”

“不用不用。”

吕成连连摆手:“刚好顺路来送个东西——”

他说着,从衣兜里掏出个红本本来:

“收好。”

珍珠低头一看——

“房产证?!房东不是说过两天吗?”

……

吕成这房子也算是经了点波折,好在房东急等着翻本,宁愿降价10万也要快点拿钱,吕成跑银行也折腾了不少时间。

原本钱是差不多到位了,可房东这头又磨磨唧唧想涨价——

那吕成肯定不乐意!

银行贷款走关系也还是要给利息的,要是按照原定合同,半年之后他自然就能拿出剩下的八九十万来。

可如今对方说降价10万,他才想着夜长梦多所以赶紧去贷款——

钱到位了,房东又说再涨8万——

这不扯呢?

两方也是好一通撕扯,原本吕成都跟珍珠私下商量,说房子都住上人了,真要是扯不清,大不了再加5万……

没成想事情就来了转机。

……

跟在后头的装修队兄弟此刻笑了起来:

“嫂子,你别担心,咱们也是撞到运气了!”

吕成无奈的道:

“本来今天是过去商量的,实在不行赶下回合同签了就算了!”

“谁知道去了房东就急吼吼的催着签合同,也不提什么涨价的事了,就说这边办手续那边打钱——”

珍珠瞬间警惕起来:

“这该不会房子还卖给别人了吧?”

吕成笑了起来:“我托关系让人家查了备案,放心。”

“但今天这个事,我也不知道咋说——就这一家子也是奇葩!”

……

事情说简单也挺简单的。

吕成跟这家正扯皮呢,谁知道对方的姑娘找上门来了,据房东说直接掀了他的牌摊子。

——

“你说我们家就这一个姑娘,我都没嫌弃她断了我家的根呢,她倒好,痴心妄想,还想叫这房子给她?!”

房东挺生气的。

他原先也有套房,三环边上,不大,也就是五六十平方,可去年不是据说有个拆迁老板看上,干脆就直接给卖了。

手头几十万,本来是打算过几年房子掉价了再买一套的,现在还住着开发商掏租金给安排的安置房呢。

结果房东琢磨着也没儿子,一不小心就放开了手脚——

钱输差不多了。

……

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赶在这档口,家里老爷子不行了!

好家伙!

这一大栋楼又落手里了。

这时候闺女就看上这房子了——

“爸,你记得前面大院的柔柔不?她结婚家里把那武道馆的房子给陪嫁过去了,我也不要咱家卖房子的钱,你把这栋楼给我吧。”

“这地方这么偏,以后也不来住,也不好往外租。”

……

珍珠听到这里,忍不住皱起眉头——

“这赌徒还能有改好的时候?还不如把房子给闺女呢。”

想想如今房子又落在自己手里,又不吭声了。

吕成身边跟着的几个人笑了。起来:

“嫂子,你也别心里有负担——这家闺女也不是什么好人,早前就盯上家底儿了!”

“就是!”

大家七嘴八舌:“这闺女是个狠人,她们家高利贷上过门,她倒好,直接跟高利贷的商量卖房子,说120万,不算她爹的赌债,她拿了钱就走!”

……

旁边人嗤笑一声:

“你说一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?人家高利贷的拿了房子给不给钱还两码事呢!”

“你说卖房子哪有这样走程序的?”

“我估摸着就是摸摸这老客户的底儿,想法子再设个牌桌把这房子直接骗过来最好。”

“正琢磨着去找房本,直接咱两边就撞上了。”

吕成还叹口气:

“小姑娘还哭得泪眼汪汪的说我们欺负人,要不是今天弟兄带的多,直接把她架出去——那要讹上了可了不得。”

……

结果不碰面也还罢了,如今一碰面,当爹的跟女儿一通乱骂,心里就紧张了。

就觉得这房子还是尽快换成钱,拿在自己手里靠谱。

不然回头他女儿再想个办法,比如趁他喝小酒的时候骗签字……

那可不行!

他都还没翻本,赌债也没还完,怎么可能让女儿占了便宜去?

这房子的钱只能是他的!

这不,宁愿损失5万块,也要赶紧拿到钱。

……

吕成原本都打算吃亏多给5万了,如今这么一来,直接按贷款前商量的那个数,两边一起托人办事,一上午就风风火火的把程序走完了。

如今尘埃落定,除了欠银行的几十万之外,再没有一丝波折。

而如今生意红火,银行负债肯定是能还上的——

他的装修公司可以正儿八经按程序干起来了!

这不,刚跟兄弟们庆祝完呢!

听到这里,珍珠看着吕成,再看看手里拿着的红彤彤又沉甸甸的本子,一时也说不出话。

就……

怎么说呢?

反正今天是个好日子。